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中国形婚网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苏州形婚吧 -> 老人因苏州找les形婚为儿女太好,却为财产分配犯了难 律师:
老人因苏州找les形婚为儿女太好,却为财产分配犯了难 律师: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中国形婚网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中国形婚网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苏州形婚吧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形婚吧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【壹】上有孝,下有爱,就是家庭的根本

  辛大爷已经年过七旬了。

  辛大爷年轻的时候,家里日子过的挺苦。生在农村,家里一共兄弟姐妹四个,辛大爷排行老二,上面一个大姐,下面还有弟弟、妹妹。作为儿子中的老大,责无旁贷的承担起家庭重担。所以,从懂事开始,就帮助父母分担家庭农活。慢慢长大之后,有个机会随同乡来到城市,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,固定的收入。

  辛大爷是个特别顾家的人。稳定下来之后,时时不忘老家的爹娘、手足。每个月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,伍块、壹零块的寄回家中。那个时候,几块钱都特别顶事儿。

  辛大爷的这种做法,对孩子们影响巨大。

  工作之后,辛大爷认识了后来的老伴儿。成家,有了一儿一女。

  辛大爷并不是那种喜欢天天嘴上说教的人,在他看来,说百遍不如干一遍。

  俩孩子受父亲身体力行的影响,从小就懂事。大女儿不到陆岁的时候就学会了蒸馒头,姐弟俩每天都主动排好“值日”,轮着扫地擦地抹桌子。虽然都是一些小事儿,但是这种做法和行为,已经足以让辛大爷和爱人感到欣慰。

  慢慢的,时代发展了,孩子也长大,经济也逐渐好起来,家庭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唯一不变的,就是家风。

  辛大爷少有的挂嘴边的话就是:

  “人不能忘本。”

  孩子们小时候,不懂什么叫做“本”,更不懂什么叫“家风”。长大之后,渐渐明白了父亲的意思:

  “上有孝,下有爱,就是家庭的根本。”

  孩子们长大、工作、成家,依然保持着这种家风。看着一大家子今天的幸福美满,辛大爷老两口总是心里泛着甜。毕竟嘛,幸福都是靠奋斗出来的。

  一大家子人在一起的时候,很简单,很随意。儿女们总是开玩笑:

  “爸,咱家可真对得起你这个姓,可真没少吃苦。看来,咱家也是吃苦的命。”

  辛大爷总是笑呵呵的回应一句:

  “哪有那么多好事?不吃苦哪有甜?瞧现在,咱们家不是挺好么?

  照我说,先苦后甜,这是不变的道理。”

  【贰】这对儿女,多好啊

  辛大爷和老伴儿都很上进。自知家里底子薄,工作之后很拼,利用业余时间自考了大专。这个学历,在他们那个年代已经足够,到退休之前,俩人已经是单位的干部。

  退休之后,虽然有不少退休金,老两口依然保持着勤俭持家的作风,除了帮儿女们带带孩子,用在自己身上的花销很小。

  孩子们经常开导老人:苦了大半辈子了,现在有的是时间,该对自己“大方”一点了,多享受享受。

  对于儿女的规劝,老人心里很清楚,但是多年以来养成的生活习惯很难改变。看着父母花钱这么谨慎,儿女们却很大方。家里的“大件”,都是孩子们给置办的——但凡条件允许,为什么不让爹娘过的舒服一些?

  辛大爷老伴儿有时候满带“抱怨”的对孩子们说:

  “我们这老了还不得清闲,还得让你们逼着。

  你说这是叫网啊还是什么的,怎么弄?来教教苏州找les形婚你爸,我是不会,学着太费劲。”

  辛大爷也选择了“推诿”:

  “别,要学你学,学会了再慢慢教我。

  照我看,有啥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,还弄这些干什么?”

  抱怨归抱怨,推诿归推诿,就算孩子们“逼”着老人,让老人心里依然很受用。

  所以,即便学着费劲,老两口对孩子们的要求心甘情愿的言听计从。年轻的时候父母是孩子们言传身教的老师,现在变成子女甚至孙子的学生,角色转换很快、很“顺畅”。

  老两口私下聊天的时候,总是特别知足:这俩孩子,多好啊!

  【叁】“我遵照了传统”

  辛大爷在城市落脚之后,曾经多次劝说父母跟随过来。父母不乐意,执意留在老家,守着一亩三分地。没办法,辛大爷只能隔段时间回去看看。

  后来父母过世,辛大爷一手牵头操办的老人后事。辛大爷老家里一分钱没要,把自己那份均分给了姐姐和小妹。

  老伴儿支持他的做法。

  老伴儿也是农村出来的,深知“传统”。对于辛大爷这种做法,她很理解:按照传统,家产都是分给儿子的,多数没有女儿的份。所以,辛大爷分得财产“顺理成章”。至于分得之后,再怎么分,那就是自己的事儿了。而辛大爷之所以这么做,是出于对他姐姐、妹妹的爱护。

  老伴儿曾经问过辛大爷:

  “你这么分,你弟弟乐意不?”

  辛大爷说道:

  “没有什么不乐意的。

  我当时跟他们讲得很清楚:这么多年,对于爹娘,谁都没少操心。按照老家的习俗,我姐和妹妹早就出嫁了,不分娘家的财产。我弟弟该分的那份,分走了。

  至于我那份,我再回老家已经不可能了。你说怎么办?难不成把我那份折成钱拿回来?我考虑这么分,也算是代替爹娘,对我姐和妹表示一下吧。嫁出去没忘了爹娘,值得分。

  我这么做,算不得违背老家习俗。”

  说完之后,辛大爷反过来问了老伴儿一句:

  “咱们现在也有些家底,今后留给孩子,怎么留,你想过么?”

  事情回到自己家里,老伴儿反而有些犹豫了。看着老伴儿没有回答,辛大爷好像有些奇怪:

  “怎么了?有啥可犹豫的。有什么想法,可以直说。”

  老伴儿顿了顿:

  “其实,我觉得当女儿挺难的。

  我家情况你也知道。我这算是嫁出来了,我爹娘走的时候,老家的那些家当全给儿子了。当时我没觉得什么,我们那儿家家户户都这样。直到现在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  老辛,正好说到这个事儿了,咱们多聊几句。咱们只是打个比方啊,你说,如果都留给儿子,跟儿女平分,哪个更好?”

  辛大爷说道:

  “我不知道哪个更好,但是我知道哪个更公平。从咱们心里,俩孩子地位有差别么?从孩子心里,对咱俩有差别么?

  有差别,就倾向好的那头;没有差别,分财产也别分彼此。我觉得,这样最公平,谁也挑不出毛病来。

  这种事儿,别想太多。有什么可犯难的?这么着,你要是转不过弯来,咱们找个人问问。”

  【肆】交给孩子们自己处理的前提

  辛大爷找了一个老同事的孩子,是学法律的。

  这个孩子听完老两口家里的情况和问题,一下子就进入了“状态”,张嘴开始讲法条,带着一堆的“专业名词”。

  辛大爷笑呵呵的说道:

  “大侄子,这是咱自己家人的事儿,别见外。跟叔聊天,随意一点,你说这些,叔也听不太懂。

  我和你阿姨就想知道,如果我们打算都留给儿子,或者留给儿女,怎么个留法比较合适?”

  律师稍稍有些脸红,回道:

  “叔,职业习惯,别介意啊!

  我没法告诉你们应该怎么分,这个得是你们自己决定。但是你说的这是两种情况。要想都留给一个孩子,只能通过遗嘱的方式。如果要留给两个孩子,怎么都行,写遗嘱也行、不写也行。按照法定继承的话,本来就是孩子们平分。

  所以,想怎么分,得是你和阿姨自己决定,这方面我不能影响你们。如果想清楚了,有什么事儿需要我帮忙,随时说就行。”

  稍顿之后,律师又补充了一句:

  “叔,姨,我有个建议,只说给你们参考。这事儿咱们从两头,分开来看。

  从你们二老的角度,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就行,但是把握住一条:千万别因为自己的决定,给孩子们之间造成矛盾。

  你们的想法表达清楚之后,你家这种情况,我估计孩子们之间不会主动产生什么矛盾。你们安排好了,剩下的事儿,交给孩子们自己处理吧。如果万一他们再闹矛盾,就是他们的事情,跟你们二老没什么关系了。”

  辛大爷明白其中的意思,心里已经有了计较。

  所谈到的“交给孩子自己处理”,有一个更重要的前提:不要因为自己的决定,给孩子们埋下矛盾的隐患。

  【伍】结语

  辛大爷和老伴儿,选择了“忘记”这件事。这是他们认为最好的处理方式。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,相比起主动提出,不提反而更合适。

  有时候,人们过于放大了家庭财产分配导致的家庭矛盾——毕竟现实中发生过太多令人不愉快的事情。有时候,人们又过于忽视了家庭财产的分配问题——人多多少少还是趋利的,所以财产分配往往确实会引发争执纠纷。

  所以,问题的根源,要么起源于父母,要么落脚于子女。

  辛大爷和老伴儿之所以选择“忘记”,个人认为是对的:这是一个正常、而又和谐的家庭。忘记,恰恰就代表了二老的分配意愿:俩孩子,不偏不倚,平分。

  我们回到那位同事孩子给出的建议,简单探讨一下。

  有两句话个人是很认可的:

  “千万别因为自己的决定,给孩子们之间造成矛盾”。

  “如果万一他们再闹矛盾,就是他们的事情,跟你们二老没什么关系了”。

  虽说分不分、如何分完全凭自己的意思,但是一定要切记:人与人之间的矛盾,都是人造出来的。

  作为财产所有人的父母来讲,做到公平,就不会因自己,给家庭造成什么矛盾——所以给到父母的建议是,千万别让自己成为家庭矛盾的导火索。

  作为继承人的子女来讲,得到与自己付出相匹配的回报,是最公平的。多做少得,就不是少得者争与不争的问题——而是变成了鼓励不劳而获;少做多得,更不是争与不争的问题——而是变成了“贪婪”。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中国形婚网看到的,谢谢!